排球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五百五十八章 激烈巷战

2020-01-13 23:06: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五百五十八章 激烈巷战

此言一出,庞统笃定淡笑,摇头低声而道:“沮公多虑了,以诸葛亮的脾性,必定早教城内百姓集于一处避难,否则此下这西川第一城,岂会这般死寂,人迹稀罕!”

沮授闻言,方才心中大定,庞统当即向飞亲卫军速发号令,同时又教一将校命黄忠备战。

且説黄忠引兵正是缓行,忽有一骑快马赶来,在黄忠耳畔低声数句,黄忠闻言,猛地一声喝起,高举凤嘴刀,令大军止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那部蜀兵将士皆是面色一变,露出惊慌之色,突兀之间,晋军阵势一变,连声轰雷炸起,七八颗黑色圆状物体,猝然从两侧民房射了过去。

霎时间,数团冲天光焰轰然炸起,震得天地抖颤,硝烟盖天,在爆炸处,一阵阵惊恐惨叫声,怒吼咒骂声,此起彼伏。

庞统见果有埋伏,心头震怒,速教亲卫军速发轰天雷,逼出蜀军伏兵,连声炸响,赫然而起,火光卷席,一阵阵轰裂巨响,不断暴起,不知有多少民房被炸得崩塌。

暗藏的蜀兵心知已无退路,若不拼死搏杀,便要尽为亡国奴,只见那部蜀兵狂猛扑来,各个兵士毫不畏死,以一敌十,拼死突进。

黄忠面色一紧,虎目迸射精光,立马策马冲起,提刀~4dǐng~4diǎn~4小~4説,迎去,与此同时,在东、西两巷之内,无数蜀兵兼之由城内世族、壮勇组成的义勇军一起蜂拥杀出。

庞统见得,面色冷寒,厉声吼道:“蜀国气数已尽。诸军何不拼死搏杀?”

庞统一声喝下。策马飞奔。杀往前阵,蜀兵人潮汹涌,铺天盖地而来,黄忠抵住前头,孟优、何靖一左一右急来助战。

只见黄忠把一杆凤嘴刀舞得密不透风,如同惊鸿掣电,慨然突进,蜀人军民虽拼死搏杀。却抵不住黄忠如若天上神将一般的攻势,俨然被杀开一条血路。

何靖、孟优左右突击,手上兵器奋然挥动,须臾,庞统引一部亲卫军杀近,晋、蛮两军将士见状,无不士气大震,蜂拥出击。

银环三结大吼一声,手舞狼牙大刀急赶到庞统身侧护卫,两人并马而冲。在风雨雷电交织之中,血光闪烁。人仰马翻。

两军搅成一团,拼死搏杀,晋、蛮两军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蜀军国难当前,被逼入死境,绝地反击。

两部兵马皆视对方为死仇,咬牙切齿地搏杀,战况甚是激烈,眼见黄忠、孟优、何靖三将不断冲突,已然杀入蜀兵垓心之内。

忽然间一声暴喝突起,“晋贼,燕人张翼德来也,休得猖獗!!!”

那竭斯底里的吼声,带着无尽的不甘、怒恨,几乎惊翻天宇。

吼声起处,张飞居中,邓芝、刘封一左一右,三人各提兵器,策马飞赶过来,黄忠虎目迸射神光,大吼一声,迎向张飞。

张飞圆瞪凶目,眼中满是无尽煞气,大张血嘴,手挺蛇矛冲向黄忠,电光火石之间,两马相交,张飞赫然舞动蛇矛,招招尽是要致人性命。

黄忠抖数精神,凤嘴刀连动,霍然与张飞拼杀,此时此刻,两人皆无花俏招式,急欲要致对方于死地。

与此同时,何靖迎住邓芝,孟优挡住刘封,六般兵器不断碰撞,火光四起,双方兵士奋勇搏杀。

双方兵力相当,不过在蜀兵内有大量义勇军,蜀兵因而反占了些许上风,庞统面色寒冽,随着银环三结遽然杀开一条血路,正见前方厮杀处,正是黄忠等人。

庞统心头一动,如今此战胜负关键,就在双方各员大将肩上,如若能击退张飞等人,蜀兵锐锋定然一落千丈!

念头一定,庞统教银环三结去助孟优,他则分一部亲卫军望何靖那处赶援而去。

庞统的亲卫军皆习过合击阵法,他们并未与邓芝硬拼,而是在一侧策应何靖,邓芝正与何靖厮杀,可身体要害位置时不时的出现刀枪,顿时吓得心头一惊,荡开何靖的大刀,就欲退去。

何靖虎目刹地瞪大,见邓芝破绽百出,霍然抬刀劈砍而去,邓芝仓促而挡,被杀得险象迭生。

二十余合后,何靖一刀赫然劈中邓芝的胸膛,邓芝惨呼一声,只觉胸膛处剧痛无比。

生死关头,邓芝死咬皓齿,忍住剧痛,倒身欲要避过何靖的第二击,不过邓芝毕竟受伤,身手已缓,只见何靖的大刀恰好劈中了的邓芝头盔。

‘砰’的一声巨响,头盔弹飞,邓芝披头散发,嘶声长啸,吼声中充满了无尽的不甘、痛恨和怨气。

何靖神色冷酷,七尺长刀刀背趁势一砸,再一次击中了邓芝的胸膛,‘轰’的一声,邓芝俨然被打翻落马。

四周蜀兵见状,急忙欲来救援,何靖舞起长刀,刀出如若激流之势,将来救蜀兵一一逼退而回,同时口中喝道:“速速将邓芝擒住!”

亲卫军得令,一拥而上,霍然将邓芝擒到阵内,与此同时,孟优、银环三结正夹攻刘封,刘封以一敌二,猝然发作,一双虎目赤红,一枪赫然向孟优咽喉刺去。

孟优挪身急闪,银环三结见刘封露出空隙,急功近利,未加思索,拧刀就砍。

哪知刘封却是故意为之,驱身一避,倏然闪过,同时一枪猝出,快如飓风,袭打到银环三结面门。

银环三结躲避不及,电光火石之间,血花迸射,这个初从南蛮而出,欲要在华夏大地创出一番大业的蛮将,短暂地辉煌之后,便就此损命!

孟优大瞪眼目,眼见刘封一枪将银环三结刺死,气得怒火汹腾,连声嘶叫暴喝,舞起长刀猛攻杀来。

孟优武艺本就不低,如今又盛怒而攻,一时间竟把刘封杀个措手不及,刘封凝神聚息,眼发精光,在孟优狂攻之下,却是在暗中等候时机。

説时迟那时快,孟优连刀劈空,空档大露,刘封一声厉吼,速起枪刺向孟优心窝,孟优攻势过猛,这一时间回挡不及,眼看刘封银枪将要刺到。

千钧一发之际,数道破空暴响蓦然而起,刘封神色一变,急拧枪一转,连番diǎn刺,‘砰砰’暴响,刺落数支冷箭。

一阵急促马蹄声,突兀而起,待刘封回过神来,何靖倏然杀至,提枪飞砍而来,刘封挪身一避,险险避过。

孟优稳住乱势,亦提刀夹攻过来,这一瞬间,刘封又落险境,被逼得险象环生,刘封暗暗叫苦,拼死抵挡,就在这一阵子,身上已连番挂彩。

与此同时,在两军阵头最前交接处,黄忠与张飞如若神魔大战,杀得天昏地暗。

只见黄忠飞驰奔前,凤嘴刀猝起,望张飞面门赫然劈落,张飞却不做躲避,环目内尽是疯狂之色,拧起蛇矛望黄忠心窝就刺。

霎时间,刀光矛影皆如惊鸿掣电,狂暴飞袭,张飞右边脸额一道血光突起,黄忠挪身避时,右边腋下肋骨旁血光闪烁,铠甲碎裂。

黄忠大喝一声,猛地挟住蛇矛,张飞杀得兴起,策马撞去,两匹战马齐声嘶吼。

慌乱间,张飞一拳猛出,如有破山裂地之劲,打中了黄忠的胸膛,黄忠忍住剧痛,一手肘击向张飞的面门。

张飞双眼一黑,痛得大呼一声,乱拳击打,黄忠急忙挪身躲避,张飞急睁开眼,环目血红无比,趁势抽回蛇矛。

两人几乎同时挥出兵器,‘铛’的一声巨响,两人急勒马退开,就在这时,在黄忠背后,喊杀声轰然大作。

只见左边一部亲卫军杀来,右边何靖、孟优将刘封杀得节节败退,亦策马扑杀过来,无数晋兵如若下山猛虎,悍勇无比地蜂拥压上。

张飞怒得咬牙切齿,眼中那一丝绝望之色一闪而过,忽然间,张飞竟做了一个令众人皆不敢相信的动作。

“侄儿,与我速速撤去!”

只见张飞张口大吼,竟转马向后面人群内突入而去,刘封听张飞这般一吼,面色刹地变得苍白,却并无怠慢,乱枪奋力逼开何靖、孟优后,随着张飞冲入后阵。

霎时间,晋军士气如潮,沸腾暴升,黄忠、何靖、孟优等将齐往阵前冲杀,晋、蛮两军兵士奋勇突袭,蜀兵被杀得节节败退,阵阵破开,如若波开浪裂。

这时,在街道两侧楼阁之上,忽然涌出无数蜀兵弓弩手,蜀兵狂发箭矢,片片箭潮,普天盖地喷射而来,刹时射倒数百个晋兵、蛮卒。

“留心左右箭矢!!!”

一员将校扯声大吼,晋兵、蛮众方才反应过来,纷纷舞起兵器,拨打射来的乱箭。

庞统睿目凌厉,此时此刻容不得半diǎn退缩,他速教刀盾手散去两翼抵挡乱箭,然后又教前方将士加紧攻势,迅疾又向亲卫军下令,教其前往诛杀那些埋伏在楼阁内的弓弩手。

数百亲卫军领命,各个动作敏捷,各分小队从阵内冲出,窜入街道两侧的楼阁之内。

不一时,在楼阁上,响起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只见在一座座楼阁内,血光如百花绽放,亲卫军出手狠辣,身手异常灵敏。未完待续。。

泰成逸园分院预约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碑怎样
滨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能治男科的医院
广东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