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对于他的死我毫不惊疑

2020-01-22 10:1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

春节长假刚过,回西安上班没几天,便接到老家一位同学打来,说,张三峰死了。

对于他的死,我毫不惊疑。

春节回家的时候,一个冬天的积雪还未融化。这年的雪下得特别大,潇潇洒洒两三个月,几乎就没停过。因此,回到家里,第一个任务就是打扫积雪。用架子车装满雪块,倒到自家的田里——过冬的麦苗是从不抱怨大雪纷飞的。

那是一个清冷的早晨,大概是小年祭灶的日子吧,这一天奇寒无比。我拉了装得爆满最后一车,蹒跚着爬上村南的那面土坡。坡不很陡,但被行人践踏得像一面镜子,因而坡上得也特别艰难。

正在左顾右盼之际,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来。

此人头戴一顶黑布棉帽,脖子围了大红的纱巾,上身的棉袄露出几绺棉絮,右手少了半边袖子,下身是深蓝的单裤,两只光腿在里面不住的晃荡,但脚上穿的一双军用胶靴,倒还有八九成新。

他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了乌黑而稀疏的两行板牙,蓬松的拉碴胡子伸出帽子下沿,一股股雾气从嘴边呵出,在头顶打旋,久久不愿散去。

我认出来了,这不是张三峰么,我的儿时玩伴、我的同学张三峰!

他伸出手,在嘴边撮了一口,我马上明白他的意思,从口袋里摸出一支中华给他。张三峰哆哆嗦嗦掏出一匣火柴,连擦了两根没有点着,又小心翼翼地检出最壮实的一根,翻过棉衣内襟,在明光锃亮的衣摆上“哧”的一声擦燃,点着嘴角的中华,深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火光对我晃了两晃,见我没有抽烟的意思,才不情愿地将余烬撂到地上。

他弯下身子,推着架子车厢板,“噔噔噔”送我到了坡顶,那根烟则刚好剩下烟蒂。我犹豫一下,把刚拆开的整包烟扔了过去。他一把接住,又是嘿嘿一笑,转过身向村外走去。那时,鹅毛大雪正在飘扬。

过年那几天,只见过他一面。村子一户人家娶亲,我去给帮忙。张三峰手里高举两个大白馒头,在人们的呵斥声中,匆匆从我身边跑过。听见有人说,张家老三瘦成啥了,怕是不成了吧。又有人说,恐怕过不了大年三十。

(二)

张三峰的死,于我是毫不相干的。最近十年,我们素不往来,连一句整话都没说过,即便如此,我仍感到一丝丝悲伤。

他比我只大一岁。当年,他的父亲是大队革委会主任,我的父亲是四类分子;他的家庭成分雇农,我则是地主狗崽。地位差别悬殊的两个儿子本不该玩到一起的,但幸好我俩一同上学,幸好分到同一个班级,幸好我的成绩很好、他的较差,他要经常问我作业。所以,对于我们的密切交往,主任大人也就无奈并且默认了。

1972年,我们一同上了小学,到了1976年,又一同升了初中。那一年暑假,唐山地震震撼了全球,松潘地震波及到了陕西,连西安也发布了地震预报。于是,我们山村纷纷搭起了防震棚,我们两家又分到同一个通铺。

对于地震,小孩子不知道害怕,起码并不如被家长揪住去医疗站打防疫针种牛痘可怕。张三峰和我们都不用做作业,就躲在炕上,没日没夜的打扑克玩升级。

虽说不怕地震,但偶尔摇晃起来也令人胆战心惊。张三峰拿一个尖嘴玻璃瓶子,倒扣在八仙桌上,又用一根丝线,吊一条生铁在房檐下面,一有风吹草动,两个验震器就有反应,大家呼啸一声,飞速跑到街上。

那一年,阴雨连绵,据说下了40多天。多数人家的柴房塌了,没有柴火做饭;一半人家围墙倒了,猪羊都用绳子拴了;最要命的是长时期的停电,所有人家的粮食都磨不成米面。张主任虽说是主任,但也得像老百姓一样吃饱肚皮。我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一个漏划地主,只得在张主任的喝令声中,套了牲口在久违的石磨边打转。

大人的恩恩怨怨丝毫不影响孩子的交情。张三峰领着一帮伙伴在防震棚里窜来窜去。晚上,女人们歇息了,男人们就聚在一起吹牛。有个知青特别会玩,他命令男孩们站在一起,脱了裤子,比赛谁的牛牛大,谁尿的远,优胜者奖励抽一锅旱烟。

张三峰虽然牛牛大,尿的也高,但他从不抽旱烟,他有偷来的老爸的香烟。他和我一样,总想让那几个住队的知青唱歌讲故事。故事的内容现在忘记了,名字大概是《一双绣花鞋》,歌曲记忆很深,名字肯定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唱《在那遥远的地方》。

香烟那时是个稀罕。男人们往往要用西瓜、梨瓜或者炒黄豆、炒豌豆,才能换来张三峰一根两根烟抽。我什么也不用,却抽的最多,品牌也杂。略有印象的有羊群、宝成、大雁塔、大前门、中华等等。大致说来,村民们有事求主任发话或者盖章,比如划个宅基地、用个拖拉机,羊群、宝成、大雁塔就能打通关节,要是推荐儿子上大学、去军营当兵、招工招干,那就非黄金叶以上不可。

一天深夜,风雨交加。听了知青唱 “愿那牧羊的鞭子,轻轻打在我的身上”以后,小伙伴睡在草铺上,心情分外激动。张三峰拿出一包大前门,一人散了一根,胆小怕事的不抽都不行。我抽完之后,烟劲上来,迷迷糊糊睡去。

忽听棚外人声鼎沸,父亲一手夹着一个,把我俩扔向外面的泥地。挣开眼睛,只见火光冲天,好一个火烧连营!

火烧得很旺,县消防队也赶了过来。但烧掉的只是街上的草棚,瓦房并没有波及,损失不算很大。正好解除地震预报,社员们不用再提心吊胆,都陆续搬回各家,谁放火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三)

到了79年,该初中毕业了。那一年,我考了中专,跑到省城上学去了,张三峰也考上了镇上的一所中学。从此来往日渐稀少。

后来,听他的邻家、我的另一位同学说,自上了高中,张三峰的成绩突飞猛进,令人刮目相看,不再是往日的吴下阿蒙了。再过一年,农村开始包产到户,骄横一时的张主任无用武之地,便黯然下课了。不当干部,也就放下官架,经常到我家串门,向父亲请教庄稼地里的绝活。

有一年暑假,正在家里看书,张三峰转了过来。他刚参加完第一次高考,离大学分数线只差了不到十分,因此心高气傲,执意不上中专,仿佛来年的大学通知书正在向他招手。既然如此,大家也就话不投机,他竟悻悻然离去。

第二年,我中专毕业。又到高考发榜的日子,专门打给要好的同学,打听张三峰的情况。同学说,张三峰转到了县城的重点中学,老师、同学甚至村民都十分看好,认为他上大学十拿九稳。但学期中间,认识了一个漂亮女孩。女孩父亲是县上什么局的局长,家庭条件非同一般,张三峰整天和女孩粘粘糊糊,哪有兴趣上学。这一年,连中专线都没到。

第三年,他仍补习,女孩仍海誓山盟。但高考成绩却每况愈下。第四年,干脆回家修理地球了。

女孩父亲顺利地为女儿找到工作,在县水电局上班。多年以后,我在县城走路,有人给我指点,街边站着的女人就是张三峰过去的对象。我扫了一眼,人的确漂亮, 0多岁,仍风韵犹存,只是手里牵着一个小孩。

张三峰去县城找那个姑娘,人家躲着不见。再找,局长大人放出一条狼狗,吓得张三峰落荒而逃。

逃是逃掉了,但心里的疙瘩并没有解开。此后,村民们发现,张三峰的话少了许多,整天在村庄和县城之间徘徊,在水电局门口踟蹰。

再后来,张三峰父亲死了,母亲托人给儿子说了一门亲事。

结婚后,张三峰只知道在庄稼地里伺弄,很快成农活的一把好手。

又过两三年,媳妇肚子不见动静。据透露社确切消息,是因为当年局长大人家的德国牧羊犬追击太紧,张三峰吓得丧失了功能,从此一蹶不振了。婆婆不明缘故,成日价指桑骂槐,骂儿媳不争气,让自己抱不上孙子。骂得紧了,小两口竟然离了婚。

(四)

张三峰有两个哥、一个姐,兄弟们早已分家另过。离了婚的张三峰和老妈一起过活,种着五六亩庄稼。从此,他的话更少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过了一年,他姐不知从那里抱了一个胖墩墩的女婴,交给母亲抚养。女孩长大了,管张三峰叫爸爸。

又过几年,孩子大了,他的娘亲却一病不起,与世长辞了。埋老人的时候,我专门请了假,回老家帮忙料理丧事。

那是一个酷暑。张三峰哭天喊地,叫不醒他的老娘。成殓的最后一个仪式是合棺盖。村民抬着尸体,把老人装进棺木。正当漆匠钉钉灰缝的时候,他闷头冲过来,拿起一把大斧,橇开棺材,要把母亲从棺木里拉出来,老娘没出来,却给整个村庄放出一阵浓烈的尸臭。

第二天正午,铁炮三声响。孝子贤孙们排成一行,连离了婚的儿媳也来哭祭,却不见张三峰的影子。

等到天晚,仍不见回来。半夜,我和几个邻居打着手电到处寻找。看到墓地影影绰绰,走近一瞧,张三峰躺在老娘坟头,睡着了。

他疯了。

(五)

自此以后,因为他家中排行老三,又因为这年一个名叫《倚天屠龙记》电视剧正在热播,里面的武功第一高手正与他同名同姓,于是,村民就戏称他为:张三疯。

名字的读音虽然没变,但与疯前的境遇迥异。

疯了的张三峰很无奈。走在街上,上学放学的孩子都拿砖头瓦片砸他,经常打得头破血流。他呐一声喊,孩子们“呼啦”一下作鸟兽散,趁着不注意,又回来跟在他的后头。

疯了的张三峰烟瘾很大。有些人无聊,戏弄他,把烟卷的烟丝掏开,里面埋一颗鞭炮,递给他。张三疯转身点着,砰的一声,鞭炮炸响,张三峰嘴角流血不止。

疯了的张三峰肚子很饿。因为老母死了,没人给他做饭。饿了的时候,他就在街上转悠。到了饭时,好心的村民像打发叫花子一样给他一口饭吃,没到饭时,夏天去麦田搓些麦粒,秋天去包谷地掰些棒子,嚼碎了吞下肚去。地里没有成熟的庄稼,肚子又饿得慌,就去县城,看那家饭馆的下水道堵塞,掏一把泔水充饥。

疯了的张三峰没有房子。但住的地方很多,有时是柴房,有时是庙台,有时是草垛。柴房是冬天的住所,里面多少有一些暖意,可以遮风避雪;庙台是夏天的殿堂,透风,凉爽,偶尔还有祭品享用;草垛挖一个洞钻进去,是他春秋季节的宾馆,宾馆不止他一个人住宿,常常怀里抱着流浪的野猫野狗。

疯了的张三峰没人理睬。大家都讨厌他,嫌他又脏又臭。如果他走在街上,凑在一堆正在说笑的大姑娘小媳妇会捂着鼻子一哄而散。就连哥嫂们也赶他,不让他进门。

疯了的张三峰却仍是我的乡亲、我的同学。每次回到老家,都要拿些吃食给他,拿些不太穿的衣服给他。为了他,我曾专门找到乡上,想请救济一些。民政助理员说,乡里每年收到的捐助物吃的穿的千奇百怪啥都有,但张三峰是个疯子,生活不能自理,总不能每天给他送饭穿衣服吧。

疯了的张三峰,不再是孩提时候、从家里偷来半导体、和我一起躲在破庙后墙偷听敌台的那个张三峰,也不是上了初中、把女孩长辫子绑在凳子上、让老师一顿暴打的那个张三峰,也不是上了高中、对姑娘一见钟情、学习成绩江河日下的张三峰,更不是扶着牛犁,在田野里辛勤耕作、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张三峰。

在一个严寒的冬日,在一个春天即将到来的季节,一个名叫张三峰的疯子,真的死了。

共 4 1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聪明的小伙子因为一场失恋而一蹶不振,又因为母亲的过世而精神失常。于是便没有了人格尊严,没有了做人的起码意识,社会对这些人又没有救助措施,就这样任其发展,进而冻饿而死。悲惨的命运。小说语言流畅优美,描写人物形象生动,为我们提出一个社会问题,国家对这些人缺乏救助,而人们之间因为各自的经济实力,也没有能力救助这些人,导致悲剧的发生。人生的命运真是无常。小说提醒人们要勇于对待挫折,承受不了压力就没法生存。很有深意。,欣赏。感谢您的投稿,欢迎继续来稿。【:阿秀 699】

1楼文友: 16:2 :56 一个聪明的小伙子因为一场失恋而一蹶不振,又因为母亲的过世而精神失常。于是便没有了人格尊严,没有了做人的起码意识,社会对这些人又没有救助措施,就这样任其发展,进而冻饿而死。悲惨的命运。小说语言流畅优美,描写人物形象生动,为我们提出一个社会问题,国家对这些人缺乏救助,而人们之间因为各自的经济实力,也没有能力救助这些人,导致悲剧的发生。人生的命运真是无常。小说提醒人们要勇于对待挫折,承受不了压力就没法生存。很有深意。,欣赏。 多年从事文秘工作,爱好旅游、音乐,喜欢读书,随心而作,不拘一格,愿与各位文友一起挥洒文字,潇洒走人生。

2楼文友: 16:55: 9 谢谢阿秀的精彩点评!

楼文友: 2 :15:56 一篇非凡的作品,文字表达的很淋漓,感谢这个作品。

本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怎么样
鄂尔多斯市蒙医医院怎么样
昆明最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廊坊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广东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