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吉林33万枚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开始试销毁图

2019-07-11 13:1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吉林33万枚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开始试销毁(图)

通往哈尔巴岭日军遗留化武销毁基地的路已被封锁,进出需要专门机构核发的通行证。京华时报(微博)李显峰摄

敦化大桥村还遗留不少废炮弹。村民老杜的地里还埋着一颗半吨多的航弹。

通往哈尔巴岭日军遗留化武销毁基地的路已被封锁,进出需要专门机构核发的通行证。京华时报(微博)李显峰摄

昨天上午,在吉林敦化境内的哈尔巴岭深山,中日双方共同宣布哈尔巴岭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试销毁作业正式开始。

哈尔巴岭是中国境内迄今发现的最大的日遗化武埋藏点,该地埋藏日遗化武约33万枚。

二战后,日遗化武在中国埋下巨大隐患。处理日遗化武,既是解决中日间重大历史遗留问题的风向标,也是日本对《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迟来履约。日本本应在2007年4月前销毁遗弃在华全部化学武器的承诺,延期至今,仍未完成。

中毒少年

11月26日晚,敦化,23岁同庚的周桐、于志刚来到发小刘浩的家碰头。

你没以前结实了。多年不见,周桐把手搭在于志刚身上说。于志刚面露无奈。他身材略胖,戴着一顶遮没耳根的帽子。他告诉周桐,这两年那也没去,一直在家养病。戴帽子就是因为身体虚,怕风。

十年前,2004年夏天的一个中午,他们在敦化马鹿沟的一条小河里捡到一枚炮弹。马鹿沟地处深山,归莲花泡林场管。因为祖母、外祖母居住于此,他们常来这里。

那场遭遇被称为莲花泡723事件。周桐记得,那天,发小刘炽也在场,是他最先发现炮弹的。四人当时在河边玩耍。浅水清澈见底,一个椭圆形的物体斜着扎进泥里。周桐上前,抱着它慢慢拔出,挪在岸上。炮弹大约七八斤重,斑驳的锈孔里全是泥。

周桐捡起一根树枝,捅入弹体。黄色的液体淌了出来。他把树枝向外一拔,一些液体沾到刘浩小腿,刘浩右手一摸,手指上也沾了些。

一股刺鼻气味弥漫开来。于志刚当时就跑开了,是一股酸臭味,他向京华时报回忆。周桐抱起炮弹,后来又扛了一会儿,他的右大腿和背上都沾上了黄色液体。不久,他撂下炮弹,将之立在河边。

当时都小,不知道这东西有毒,完全没意识。周桐说。他和刘浩在河边清洗了沾过液体的部位。当时没有感觉,到了晚上,沾过液体的地方通红一片,针刺一样疼,醒来之后,上面全是水泡,像烫伤的。

开始家长没太在意。后来,两个孩子的水泡愈加严重,有村民怀疑他们中了毒。此事上报到林场,再逐级上报,延边州及敦化市组织卫生等部门到林场调查。4个孩子均被送医,于志刚和刘炽并无大碍。

敦化市医院烧伤科的医生诊断分析,刘浩和周桐可能中了芥子气毒。这个判断事后被专家确认。

他们在河里挖出的是一枚化学武器芥子弹(或称芥子气弹),这些孩子当时不知道芥子气的恶名在诸多剧毒气体中,芥子气号称毒气之王,不仅杀伤力大,还将对受害者造成巨大痛苦。

刘浩和周桐说,他们现在的身体免疫力差,一直在吃药。

从那件事之后,我的免疫力变差,经常感冒。于志刚怀疑,他手抖的毛病是当年闻到毒气留下的后遗症。北京宣武医院的诊断记录显示,他的病症为骨髓空洞,医生怀疑是接触过有毒的化学物质。

侵华遗毒

莲花泡723事件发生后,中国外交部向日本提出严正交涉。日本专家随后确认伤人炮弹为日本遗弃的化学武器。调查人员在莲花泡附近发现30多枚炮弹,至少26枚被确认为毒气弹。

这只是日遗毒弹的冰山一角。

二战时期,日军在中国多个战场上大规模使用芥子弹等化学武器。一战时期,德国最先将芥子气弹制成的炮弹投入战场,引得各国效仿。一战中,芥子气造成了6800多人死亡,后来,它被世界各国定为非人道主义武器。

日本学者吉见义明根据档案资料统计,日本从1931年到1945年共生产毒气7376吨,装填毒气弹(筒)751万多件。战败时,留在日本本土的毒剂有3875吨,其他3500多吨都在中国战场。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将大量化学武器分散遗留在中国境内。后来发现日遗化武的省、市、自治区达10多个,尤其在日军准备对苏作战的东北地区、战争物资集散地南京地区以及中国东南部大城市和交通干线,数量众多。

日军在敦化遗毒最多。敦化位于吉林省东北部,在日伪时期,既是日本关东军的军事重镇,也是日伪对苏作战的重要防线、战略要地和物资集散地。在伪满铁路当过火车司机,现年90岁的陈延生是一名历史见证者。

陈延生向京华时报回忆,815投降前的一个多月,驻在牡丹江的关东军第一军撤到敦化,同时运来大量军需物资。每天约4列,每列38节。炮不多,主要运的是炮弹。

陈延生说,他当时发现一件怪事。军列到达敦化后,有中国劳工搬运炮弹,中间的车厢,日本兵也搬炮弹,但与众不同,都经过特殊训练,炮弹轻拿轻放,不是放在地面上,而是下坑埋。

这个疑惑日后被揭开。陈延生后来进入县政府工作,参与日遗废、毒弹的处理,方知当年日本兵搬运的是毒气弹。陈延生介绍,经过调查,日军当年还用汽车将这些毒弹送往敦化的秋梨沟、马鹿沟等地,有的抛弃在山野,有的被埋在地下。

对于敦化日遗化武的分布,吉林省博物院现任副院长赵聆实曾作调查。赵撰文称,1945年8月19日,苏军攻占敦化,日军运来的这些毒弹因苏军推进迅速未派上用场,就这样大量被留在了敦化。当时,苏军炸毁了一小部分炮弹,因无人管理,其余的炮弹(含毒弹)散落到敦化10个乡镇的田间、沼泽、荒野及灌木林中,形成了现在的北起尔站西沟河,南临大林水库,东毗安图县亮兵乡大西村,西至江东乡万福村,南北纵长85公里,东西横向最宽36公里、最窄12公里的废、毒弹散落地带及敦化偏北30多公里的额穆镇及黑石乡两处遗留地,总面积达1600平方公里。

如何让百度收录网站
门店管理系统登录
seo关键词分析很重要,不注意这三个问题做不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