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百年巨涝殇世纪水利变

2019-07-14 01:07: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百年巨涝 殇 世纪水利 变

原标题:百年巨涝殇 世纪水利变

1915年洪灾,水漫广州长堤,灾民街头行船。(资料图片)

省水文局里竖立的1915年洪水纪念碑上记录的当年洪水水位线。广州何波摄

1915年洪灾中,广州长堤被淹没。fotoe供图

清远飞来峡水利枢纽,在整个北江流域防洪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广州何波摄

新中国成立后,多次加固建设后的北江大堤。广州何波摄

100年前乙卯大洪灾广州城水浸7天7夜珠三角死伤10万灾民

100年后本报大走访珠三角防洪体系防洪能力能御100年一遇洪水

百年巨涝殇

世纪水利变

街头行船

3.48米!位于广州市多宝路的广东省水文局乙卯水灾纪念碑上标记了1915年7月14日测得的这一最高水位。百年前这一场席卷珠三角的水灾,让这片土地上378万人受灾,死伤灾民达十余万,广州城遭到了水浸7天7夜的剧痛,珠三角30多个县受到重创。

弹指间,已是一世纪。如此凶猛猖獗的大洪水还会再来吗?今天的水利工程设施能够抵御吗?有水利专家指出,根据太阳活动,再次出现一场100~200年一遇洪水的周期基本已到,广东再次面临1915年型西北江洪水重合几率仍然存在。

值汛期即将到来之际,本报连日来走访珠三角当年受灾的地区以及随后建设的防洪工程。令人欣喜的是,目前许多防洪工程体系的防洪能力已经能够抵御百年一遇的洪水,层层防洪屏障将长久地保卫珠三角的平安。

文/表广州何超、黄建华

通讯员粤水轩

乙卯铭记

43.2万公顷

10余万

378万88.45万吨

受淹农田:

43.2万公顷

死伤疫病灾民:

10余万

受灾人口:

378万

农作物损失折稻谷:

88.45万吨

祸不单行:

1915年7月13日,广州十三行难民在楼上躲避大水,因做午饭不小心又造成火灾。有的街巷数百名在屋顶上避难的妇女儿童面对酷热的大火进退无路,哭声震天。事后据调查,大火焚烧街道25条,焚去铺店2800多间,烧死1万多人。

百年

回眸

洪灾又逢大火屋顶哭声震天

世纪历史水位

3.48米

镜头回到100年前。据资料记载,1915年7月9日,北江洪水冲崩三水县榕塞围,直扑清远县石角。7月10日,洪水越来越猛,随即冲崩石角围,清远城内外水封屋檐,洪水直向南冲,花县(今花都)白坭、赤坭、炭步一带顿成泽国。

北江水仍直南冲,与流溪河汇合,直逼广州北郊。同时,西江洪水连破高要、四会的堤围,抢道北江,直逼南海县。7月9日至11日,南海堤围多处崩决,洪水直捣广州西郊。东江洪水连决增城堤围,直犯广州东郊黄埔。

家长把孩子绑在树上

珠三角多城遭遇重创,省城广州也难逃浩劫。史料记载,7月12日起,广州有的街头水浸至近4米,长堤、西濠口、下西关、泮塘、澳口、东堤、花地等低处地区受灾尤为严重。水浸持续7天,不少居民爬到树上躲避,有的家长怕孩子脱手落水,用绳子把孩子绑在树上。西关一带水深丈余,钱村居民被洪水围困,远处只见屋脊。泮塘房屋被冲塌过半,人员死亡数百。

广州浮标厂水文站在当年7月14日测得的最高潮水位为3.48米,水位之高为上世纪之冠。同时,清远旧城区除城隍街、起凤里、学宫街及西门街未浸外,其余地方均成泽国。整个清远受浸面积77.25万亩。

当年受灾县份包括连县、阳山、翁源、清远、佛冈、英德、四会、龙川、河源、博罗,惠阳以及东莞、龙门、增城、南海、三水、德庆、高要、新兴、信宜、茂名、吴川等。

数百妇孺屋顶避难

祸不单行。当年7月13日,广州又发生了火灾。据《广州百年大事记》记载,“十三行商民避水居楼上,因午炊失慎,又造成火灾。因附近同兴街全系火油、火柴店铺,亦被燃及,油箱爆炸,火随油流,灾区逐步扩大,同时因街道水深数尺,难以施救,计13日申刻燃至14日午后,焚去铺店二千余间。”当时,十三行九如茶楼有60多人避水灾,火灾使该楼倒塌,无人幸存。有的街巷数百名在屋顶上避难的妇孺面对大火进退无路,“跳下则为水所淹,不跳则为火所毙,状况惨怖,哭声震天”。

大火发生时,有很多大小船艇云集省河,沙面鬼棚尾、西濠口等地的横水渡小艇不可胜数。火苗燃烧了船篷,各船艇又连成一片,对面河南大基头的临河铺尾多数用竹搭成篱笆,都被火吞没。大火一直烧到7月15日凌晨1时方休。事后据调查,大火焚烧街道25条,焚去铺店2800多间,烧死1万多人。

船商为救灾一家人溺亡

历史的镜头定格于温情的善举。大水肆虐至肇庆,景福堤围崩决后,700多名灾民跻身在崇禧塔里。正当难民呼天叫地时,忽然有一艘小汽轮沿江而下,分批次救出数百难民。小轮船的老板是黄岗沙湖乡的苏耀宸,他在肇庆经营航运业,驾轮回乡本来是为救家人,但听到难民呼救,宁舍家人也先拯救灾民。因为耽误了几小时,苏耀宸在塔脚街的房屋被洪水冲塌,全家八口老少均溺亡。

百年变迁

珠三角设水文站芦苞水闸三度改建

正因为这一场洪水,唤醒了珠三角地区人们的防洪意识,迈出了逐步摸索着与洪水抗争的脚步。乙卯洪水发生后,江门人谭雪衡任广东治河处督办,大水过后他马上由广州回乡处理善后,并提出加固新会天河围方案,并请治河处瑞典工程师柯维廉(VECRONA)帮助设计天沙河耙冲水闸,柯维廉也成为在珠三角地区设立水文站的第一人,并引入了水下测量、水文测验等先进经验。

同样,自1921年起,佛山三水芦苞也开始筹建水闸。1921年春,由广东治河委员会主办建闸工程,以防御1915年型的洪水为对象,限制最大过闸流量为1100立方米/秒,控制闸内外水位差为3.5米,使两涌沿岸农田不致受淹。同样由柯维廉制订方案,瑞典人卜嘉为施工主任工程师。闸门及启闭设备均购自英国,并由英国淡水水闸公司机械工程师负责安装。从1923年至今,芦苞水闸历经三次修整改建,即使遇上1968年、1994年等的重大水灾,芦苞水闸依然保护着珠江下游城区的安全。

百年探寻

气象天文地理原因聚合酿成大洪灾

当年的洪水造成的水灾为何如此巨大?在水文技术趋向成熟的今天,当时人们解不开的谜团终于有了答案。

广东省水文局总工程师陈芷菁表示,1915年水灾是气象、天文、地理等原因聚合产生的。一方面,西江梧州洪峰流量为54500立方米/秒,北江横石洪峰流量为21000立方米/秒,均为近200余年来最大的洪水。虽然并非支流历史上的首位洪水,但由于洪峰叠加,加上东江同时发生大水,三江洪水遭遇,使珠三角遭遇空前大水;另一方面,两江洪水在思贤滘峰峰相遇,三水水文站于7月12日出现洪峰,广州7月14日出现洪峰,适逢农历六月初一涨潮,大潮顶托之下洪水难以排泄。同时,当年两广地区出现了大面积的大雨和暴雨,梧州、广州站7月1日~10日的雨量就占了7月雨量的90%以上。

此外,当时堤围建设条件乏力阻挡也成为重要原因。据广东省西江流域管理局负责人介绍,“当时的堤围,基本上是地主用土堆起来的,建设条件差,防洪高度很矮,组织建设无序,基本上大水一来就冲垮了”。

百年走访

北江三级屏障抵御300年一遇洪水

抢险备无人机炊事车会自动做馒头

相比起1915年时的防洪条件,现今珠三角的防洪体系可谓天壤之别。连日来,走访北江、西江沿线的多个防洪设施,为你解析“防洪设施有多强”。

北江是典型的暴雨区,对防洪设施要求极高。充当第一道屏障的是乐昌峡水利枢纽。作为北江上游的先锋,韶关市、乐昌市是洪涝频繁的地区。2009年6月,静态投资约32.5亿元的乐昌峡水利枢纽正式开工,4年后工程完工,与浈江湾头水利枢纽联合调度后的防洪标准达到100年一遇。

顺流而下,位于清远的飞来峡水利枢纽横亘水上,总投资达52.9亿元,保障下游清远市区、广州、佛山等城市的安全。水库防洪库容近期能达到12.65亿立方米的百年一遇标准,远期能实现13.36亿立方米的300年一遇标准。“当遇到超过50年一遇洪水的时候,飞来峡水库就开始调洪控泄,遇到100年一遇的洪水,最大控泄流量为15000m3/s,对300年一遇的洪水,最大控泄流量为16000m3/s。”飞来峡水利枢纽管理处党委书记黄顺明说。

北江流域第三道屏障是全长63.346公里的北江大堤。“即使特大洪水来临,每重屏障都分别能够降低20~30厘米的水位”。北江流域管理局负责人表示,通过三重屏障,加之潖江滞洪区、芦苞水闸、西南水闸等泄洪设施,北江流域整体防洪标准达到300年一遇。

水量更为巨大的西江流经肇庆、江门等市。在西江干流左岸,绵延了近17公里的景丰联围防洪设施是坐镇把关西江大水的第一道屏障。在现场看到,目前工程仍在抓紧最后施工,目前全线防洪能力已达50年一遇标准。同时,全长91.764米的江新联围则成为保卫江门市的“守护神”。

目前,珠三角各地对市县各级的防洪标准均有了明确标准,要求市级防洪标准达到100年一遇,县级防洪能力达到50年一遇。从省防总了解到,2008年以来,广东先后投入1.08亿元建成了肇庆三防物资储备中心仓库和茂名、韶关、梅州、惠州4个区域仓库。位于肇庆的省三防物资储备中心仓库是国内唯一拥有抢险无人机的三防物资仓库。仓库还有一种自行式炊事车,每小时能做好30公斤米饭、20公斤馒头。

百年追问

大水还会来吗?

在广东省飞来峡水利枢纽管理处总工程师黄焕坤看来,广东再次面临1915年型西北江洪水重合几率仍然存在。据他介绍,当年的洪水距今已经有100年,而根据太阳活动,再次出现一场100~200年一遇洪水的周期基本已到。从水文要素大周期变化规律推算,2018~2020年出现50年一遇以上洪水的可能性在增大,2016年也有大几率发生特大洪水。

“1915、1994、2006年特大洪水成因相似,2006年降雨偏向了湖南,一旦偏向广西,西北江洪水又会遭遇在一起”。黄焕坤指出,未来珠三角重现1915年型洪水的几率在增大,需要保持警钟长鸣。

如果大洪水再次发生,珠三角能否抵御?对此,省防总秘书长、省水利厅副厅长、省三防办主任邱德华表示,自然灾害是不可抗的,1915年特大洪水仍有出现的可能,但根据目前的防洪水利设施以及预测、指挥调度、预警等手段,即使洪水到来,当年如此惨重的灾情也不会重现。邱德华介绍,一方面,珠三角北江、西江的分级防洪设施建设比较完备,总体上能够抵御100年一遇的洪水,同时上游拥有超过19亿立方米的洪水库容,防御体系上应对特大洪水的能力足够。根据目前的水文监测和预警技术,西江流域的水情可提前3天预测,北江流域能提前24小时预测,如果水情异常,三防部门将通过汛情预警向公众发布提前应对。

目前,省防总已在佛山禅城区试点了十余个内涝预警站点,可提前1~2小时向周边公众及时发布当地内涝情况。

邱德华指出,如果洪水的量级超过了防洪设施的抵御能力,将实施人员调度方案,一旦发生险情,将首先疏散转移人群。“如果大水再次来临,肯定不会再出现当年的场景。”

从省防总了解到,今年广东西江、北江可能出现10年一遇的中等洪水,局部地区可能出现5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并伴有较严重的局部性城市内涝和山洪地质灾害。

原标题:百年巨涝殇 世纪水利变

稿源:人民

作者: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商业零售软件
搜索引擎原理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