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天才相士第838章七百年红尘一梦下

2020-01-22 20:5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才相士 第838章 七百年,红尘一梦(下)

雷声轰隆如战鼓,而那漫天狂舞的银蛇更是犹如打了鸡血般狂暴莫名,一道接着一道的电弧朝着地面疯狂倾泻而下,顷刻间便将郑范畴所在的位置完全吞没!

此时此刻,诸人已经不能看到郑范畴的任何踪迹,他所在的方位尽数被刺目的光亮吞没。

难道一切就要到此为止,先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在这一刻都要化作泡影,自己等人这么多年的修习,在这个存活于世七百余年的老怪物面前就是这般的不值一哂?!

林白想要怒骂,想要反抗,但身体却是提不起半diǎn儿力气,而且他明白,如果自己现在贸贸然进入郑范畴身周的话,必定也要和郑范畴一般,被这漫天的闪电所吞没!人力在天道面前实在是太卑微,而那些自认为强大的手段,其实也弱xiǎo的可怜。

但就在这一刻,原本被林白紧紧握在手心的河图洛书却是突然剧烈颤动起来,发出一阵阵尖锐呼啸,而后完全不受林白控制的朝着那片雷池狂奔而去!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林白心中惊诧莫名!从他得到河图洛书至今,虽然此物有时候会显露出不同凡响的动静,但像这次一样不受控制却还是头一遭,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河图洛书会在这紧急关头做出这样的动作,难道是郑范畴手中那鲜红骨骼的关系?!

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一旁的脱脱却是尖叫出声,眼中满是恼怒之色,双眸紧盯着林白,怒声道:“我怎么会忘记了你这xiǎo子的存在,怎么会忘记了还有河图洛书这玩意儿……但不管怎样,你们这些都要把性命交代在这里,都要成为我手下毒虫的食物!”

随着脱脱这老怪物话音的落下,围困着林白等人的毒虫疯狂嘶鸣,而且双眸之中的绿光也愈发凝视,尤其是从这些玩意儿口中喷出的毒雾,此时更是浓郁了不知多少倍!

到底为什么河图洛书会飞到郑范畴身侧,为什么脱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林白眉头紧皱,心中思忖不停,转念之间,在他心中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揣测,但这个揣测实在是太过虚妄,他觉得这事情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但除了这个可能外,一切还真的説不通!

虽然声势极为浩大,但明显可以看出脱脱这老怪物已经开始有些慌乱了,林白看得出这老东西操纵毒虫的手段已经开始有些断断续续,而且双眸不断朝郑范畴所在的位置逡巡,似乎在畏惧着什么东西,又像是担忧着什么玩意儿的爆发!

就在这一刻,一股极为诡异的馨香气味突然在诸人身周爆发,充斥所有人的鼻腔,使得他们心神晃荡不停,犹如漫步在云端!而且紧跟着这香味的出现,天幕之上那些原本烦躁不安的乌云和天雷变得宁静了许多,而将郑范畴吞没的电光,也在急剧朝红色衍变。

虽然林白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从那香气,还有朝红色衍变的电光中,他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波动,而且他隐约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河图洛书所引起的!

随着天幕上的乌云散却的速度越来越快,而郑范畴身周的电光转换成红色的速度越来越快,脱脱原本在操纵毒虫的双手渐渐停下,双眸紧紧盯着郑范畴所在方位,面容狰狞无比,大声呵斥道:“你不能出现,不能破坏这个规矩,我等了七百年,你不能拦住我的计划!”

而就在此时,山巅之上渐渐开始吹拂起一阵强烈的山风,那原本将诸人笼罩着的毒雾瞬息散去。在这突然出现的风声中,似乎是有人在念诵什么咒诀一般,声音似远似近,玄奥莫名,而且更是有一股説不清的威压,盘旋在在场每个人的心头之上。

“你不能出现在这里……”脱脱此时已是彻底慌了神,就连面色都完全变化,紧紧的盯着郑范畴所在方位,怒声道:“我等了七百年,在这七百年里受了那么多苦,就是为了等到脱困这一天,你不能剥夺我以痛楚换来一切!而且这世间又不止我一个,你为何只针对我?!”

看着脱脱的面容,听着他的话,林白觉得脱脱此时似乎不是在和郑范畴交谈,而是在向另外一个人哀求,但场内人数就只有这么多,脱脱哀求的究竟是什么人?!

山风越来越剧烈,而围绕着郑范畴所在范围内的闪电也已经完完全全转换成了如鲜血般的红色,而风中的咒诀低吟声也越来越淡,渐不可闻。

在这个时候,林白看到那些红色的闪电不断的开始收缩,原本炫目无比的光华中,此时开始依稀出现一个人影,而让诸人注意到的不是那个和郑范畴身形一般无二的人影,而是那一双眼眸,目光闪动间,带着説不出的诡异,在这眼神中,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如爬虫般渺xiǎo!

那眼神似乎已将这世界的一切都完全看得通透,连生死都已经完全洞穿;这种眼神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人类的身上,而林白此时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眼神绝对不会是郑范畴所能拥有的,一切的一切在此时都显得那么的不合常理!

但拥有这眼神但究竟是什么,林白不知道,但他明白这绝对不会是人!

在这眼神露出的时候,脱脱动了,但他不是如先前那般的反抗,而是召唤毒虫朝着那眼神所在的位置攻袭,而他自己则是要夺路而逃,似乎极为害怕这眼神的主人!

就在这一瞬,毒虫如雨diǎn般,朝着郑范畴所在的方向汇聚而去!但还没等那些毒虫靠近,围绕在人影周遭的那些红色光芒就如闪电般,朝四下蔓延开来,而后将这些毒虫化作齑粉!

原本喧嚣吵闹的山上,在这一瞬间彻底恢复平静!看着这一切,脱脱逃遁的脚步终于停下,口中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声,面色犹如死灰,眼神中满是绝望,那模样,似乎已经知道无论自己怎样挣扎,都无法逃离,只能等待命运的审判来决定他的生死!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林白双眼紧紧的盯着身前的一切,拳头不由得攥紧,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説句老实话,就算是打死他都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样诡异的地步!

手心脚心已经流满了汗,但林白的双眼却是连眨动都不敢眨动一下!眼前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那被红色光芒笼罩着的眼眸紧紧的盯着脱脱,似乎是在和他对视!而且林白觉得这眼神中带着一股居高临下之感,似乎弹指间就能将脱脱化作齑粉!

林白不敢想象,此时此刻在脱脱心中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惊惧之感!也不敢想象,如果是把他换做脱脱,在这样的眼神下会做出怎样的举动!在这一刻,他觉得即便是在下一秒钟,脱脱挥刀自杀,他都不会觉得有半diǎn儿诧异!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被红光笼罩着的身影,缓缓抬起了右手,捏的仿佛是剑诀,又仿佛是兰花印诀!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叫在场诸人感觉,那动作似乎已经和这一片天地融合在了一起,完全找不到半diǎn儿痕迹,天衣无缝的叫人惊诧!

就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印诀使出,被脱脱占据了的脱脱的身躯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而且周身的皮肤更是蠕动不停,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她体内逼出一般,然后林白便看到从xiǎo紫儿的身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外褪出黏液,在地上组成一个老者的模样!

但这老者刚一出现,就开始迅速衰老下去,时间仿佛是在他身上加快了千百倍一般,皮肤上迅速无比的开始出现皱褶,然后渐渐失去生命的光彩活力,接着这些皮肤开始紧紧的收缩起来,就像是一团被火烧皱了的塑料般,干巴巴的瘪皱!

紧接着就连这些皮肤都完全消融,只剩下干枯的白骨,而且即便是这些裸露的骨头都没有丝毫停止,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迅速变得灰白破败,而后仿佛是一堆散沙般,在凛冽的山风吹拂下,瞬息之间朝着十万大山四下散去。

原本还在诸人面前耀武扬威的脱脱就这样从一个老者,化为一堆白骨,而后成了风中飞舞的沙砾。七百余年的恩怨,七百余年的仇恨,在这个身影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一切就像是黄粱一梦般,虚妄的叫人捉摸不透。

这一切的变化让诸人完全説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被红色电光笼罩的身影,想要看看他接下来又会做出怎样的动作!

脱脱彻底消散后,那被红光笼罩的身影缓缓放下捏成印诀的右手,而后眼神在地面逡巡了一遍,当他的目光扫到地上xiǎo紫儿的身体时,有了一个明显的停顿,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片刻之后,他的手又缓缓抬起,轻描淡写的朝着虚空中一抹,而后从他身旁的红光中分出一缕,朝着xiǎo紫儿的身躯飘落而下,犹如无物般穿透她的身躯,便融合在了其中。

而后那身影缓缓扭转,如电一般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了林白身上,眼中光华闪烁不定,似乎是想要将林白的身体彻底看穿一般……

重庆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熙仁医院解湘陵
贵阳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中山白癫风公立医院
陕西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