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天苍黄 第三十一章 破镜

2020-01-13 23:33: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苍黄 第三十一章 破镜

pcss="pdp"柳寒回到家里,在后院和天娜三女説了会话,天娜悄悄告诉他,绿竹这两天还安静,没有与外面联系,不过,他有些遗憾的是柳动追踪也陷入泥潭,绿竹每次出去都是上胭脂水粉店,柳动派人在那家胭脂水粉店外蹲守,可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ppcss="pdp"

“来往的都是些女人,而且多是附近的住家中的女人,也有少数附近各府邸的仆妇丫环。”/ppcss="pdp"柳寒思索了下问道:“这店的生意还不错,只卖胭脂水粉吗?”/ppcss="pdp"柳动diǎndiǎn头,柳寒皱眉想了想:“想办法买diǎn他的胭脂水粉,另外查一下经常到这家店的人都有那些府里的,把这个店彻底查一下,供货方是那里,有什么背景,注意,不要用我们的人。”/ppcss="pdp"柳动领命而去,柳寒盘桓一阵后到老黄这里来,老黄正和方慧芸下棋,柳寒在边上看了一会,他们下的围棋,这曾经让柳寒很纳闷,这个世界居然也有围棋。

老黄曾经教过他,但他的水平太烂,老黄和他下了几盘后便不屑再与他交手。

/ppcss="pdp"棋盘上,几条大龙纠缠在一起,即便他这种烂棋也知道局势凶险异常,稍不留意,便会立刻崩溃。

/ppcss="pdp"老黄陷入长考中,柳寒坐在一边,默默计算,感觉无论怎么走都非常难,正想揶揄报复下老黄,老黄提起白子在两颗黑子之间挤了一下,随即长长舒口气。

/ppcss="pdp"方慧芸提起黑子便要应,可随即又放下,这一挤看上去不起眼,可细算下,居然无比精妙,这一子落下,居然破了黑棋之势,甚至隐隐有反攻倒算之势。

/ppcss="pdp"方慧芸秀美微蹙,黑子在指尖转来转去,柳寒又开始替她算,可怎么算都没有出路,只能将两子棋筋弃掉,可若这两子棋筋弃掉,两条白龙便连通了,白棋也就活了,这两条白棋若活了,黑地便不够了。

/ppcss="pdp"俩人苦苦思索,老黄虽然出了手妙手,神情稍稍轻松些,眉宇间有些得意,柳寒眼珠一转开口问道:“昨天的账目统计了吗?”/ppcss="pdp"老黄目不转睛的盯着棋盘,随意的diǎndiǎn头,柳寒又问:“细目呢?也统计了?”/ppcss="pdp"

“统计了,都在屋里,你自己去看吧。”老黄的语气有些不耐烦。/ppcss="pdp"

“嗯,江南有消息吗?”/ppcss="pdp"

“那有那么快。”/ppcss="pdp"

“染布坊的颜料都准备好了?”/ppcss="pdp"

“他们报上来了,基本准备好了,不过,侯赛説差你説的那种硫酸,正在配置。”/ppcss="pdp"

“什么时候能配好?”/ppcss="pdp"

“我那知道,你自己去问他吧。”老黄有些不耐烦,语气有些不快。/ppcss="pdp"柳寒不以为意,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老黄开始还回答,后来越来越不耐烦,语气也渐渐不客气,方慧芸终于落子,她没有在被挤的那diǎn动手,而是转而攻击老黄右下角的一块棋。

/ppcss="pdp"

“昨天你没去,这场展示极其成功,你要看见他们的神情,都傻了。”/ppcss="pdp"

“你要去了,我保证你会春心萌动,别説你了,哦,对了,你认识延平郡王吗?昨天他也来了,这家伙怎么没就国呢?”/ppcss="pdp"

“延平郡王是泰定皇帝的堂兄的儿子,这家伙的郡王不过是虚名,没有封地,只有名号,不过,他的庄园很多,多集中在南阳郡,这家伙喜欢附庸风雅,有diǎn文才,不过呢,这人喜好男风,看到俊美的男人便走不动路。”/ppcss="pdp"柳寒额头冒出一层细汗,心中大骇,这延平郡王该不是看上自己了吧,难怪秋戈和鲁璠在延平郡王面前如此神情。

/ppcss="pdp"

“这家伙除了王位外,还当什么?”/ppcss="pdp"老黄抬头奇怪的看着他,皱眉问道:“怎么啦?这位延平郡王在朝里的地位很微妙,他在宗担任令丞,现任宗正是当今皇帝的叔爷,顺江王燕苹,这燕苹已经六十多了,体弱多病,宗实际掌握在延平郡王手中。”/ppcss="pdp"宗正是管理皇族的机构,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职务,大晋皇族多有藩国封地,宗便是管理这些藩国封地的机构,可以插手藩国的军队和行政。

/ppcss="pdp"老黄説着便落子了,方慧芸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葱葱玉指捻起枚黑子便飞跨白棋,这子一落,老黄顿时陷入困境,不管怎么应,要么损失角上,要么让方慧芸接回刚才被挤的两子。

/ppcss="pdp"老黄死死的盯着棋盘,没有乌云渐聚,柳寒轻轻一笑,起身进屋了,书案上果然整齐的摆放着几本账册,他拿起账册一册一册的看,昨天的收入远远超过他的估计,在拍卖之前,他估计收入会在六十到七十万之间,可实际拍卖结果,居然超过一百万,达到一百一十四万,在这个时代,这是笔天文数字的金额。

/ppcss="pdp"柳寒并没有很高兴,他隐约觉着这个令人惊叹的收入会带来麻烦,至少,秦王要知道了,多半会向他要更多的钱。

/ppcss="pdp"

“还算好吧,至少资金回笼了。”柳寒自言自语説道,老黄正好走到门口,闻言忍不住冷笑:“怎么?!又想起什么了?”/ppcss="pdp"柳寒抬头看他,忍不住乐了,此刻的老黄再没有那么云淡风轻,相反带着怒色,他当然知道,老家伙的怒气从何而来。

/ppcss="pdp"

“行了,不就是一盘棋嘛,犯得着为这个生气。”柳寒説着瞟了眼外面,低声问:“这丫头怎么样?”/ppcss="pdp"老黄不满的哼了声,坐到他面前,先给自己倒杯茶,然后才没好气的説:“你自己不会看。”/ppcss="pdp"

“我这样忙,你整天和她在一起,哪能与你比,再説了,以你的精明,老奸巨猾,这丫头能逃出你的手掌?!”/ppcss="pdp"老黄耍起xiǎo孩子脾气,柳寒笑眯眯的,能搅合下这老家伙的得意劲,也是一大快事。

/ppcss="pdp"

“这些年没有对手,是不是有高手寂寞的感觉,享受失败也是一种快乐。”/ppcss="pdp"

“你应该感谢我,而不是埋怨。”/ppcss="pdp"

“哦,对了,最近我想起个事,咱们府里这么多男人,年岁也不xiǎo了,该成家了,咱们是不是买diǎn女人。”/ppcss="pdp"。

。/ppcss="pdp"柳寒随口説着,从生意説到府里,又从府里説到各地,唠唠叨叨象个更年期女人,老黄一直冷眼旁观,就像没听见似的。

/ppcss="pdp"过了会,柳寒终于不作声了,他説话的时候,也没停下,看账册看得挺快,一会时间便看了一多半,可看到这本账册却放慢了,边看边思索,手指不时还掐一下。

/ppcss="pdp"过了会,他diǎndiǎn头,眉头松开了,似乎认可了某件事。

/ppcss="pdp"

“棋如其人,这丫头棋风凶悍,象是在并州草原上纵马厮杀的汉子。”老黄慢悠悠的説。

/ppcss="pdp"柳寒笑了下,他明白老黄的意思,不过这与他无光,他对大晋江山或者説大晋皇室,没有丝毫好感。

/ppcss="pdp"

“府里和园子里都该添diǎn人了,年关年关,我们过年,城外的流民也得过年,人市这段时间恐怕也兴盛多了,先买上一百个,府里园子里各五十,统计下府里适婚人数,让他们自己去处,后院就不用了。”/ppcss="pdp"柳寒没把方慧芸的事放在心上,他觉着精神很好,少了些许烦躁。

不过,他还是叮嘱将方慧芸看紧diǎn,他觉着最近附近街道上多了不少陌生人。

/ppcss="pdp"老黄对他的提醒嗤之以鼻,这个情况早就被注意到了,他已经提醒了方慧芸,并且严厉警告她,这个时候绝对不要冒险。

/ppcss="pdp"

“这丫头,我有些担心,胆子极大,修为看上去也不错,可越是这样,越容易出事。”老黄平静的説道。

/ppcss="pdp"柳寒神情冷峻,前段时间方慧芸伤势未复,所以他不担心,可现在,她的伤势已经好了九成,再有半个月时间,伤势就能全好,可越是这个时候,越危险。

/ppcss="pdp"

“女人啊,总是缺少diǎn理性,冲动。”柳寒叹口气,起身出门,方慧芸还在院子里,正盘膝坐在翠竹下。

/ppcss="pdp"柳寒在她对面坐下,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坐在那。

/ppcss="pdp"柳寒这时才注意的观察竹林,这时他发现这竹林有些破败,地上铺满落叶,发黄的叶片被雪水浸泡,腐烂溶于大地,墙角还有没有融化的残雪,围墙的下端,有青色的苔癣,他不由轻轻叹口气。

/ppcss="pdp"

“你叹什么气?”方慧芸已经睁开眼睛,正盯着他。/ppcss="pdp"柳寒盯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透着几分野性,也有几分不甘,还有几分悲伤。

/ppcss="pdp"

“伤好了吗?”柳寒尽量将语气放得温和些。/ppcss="pdp"

“有什么话就説,”方慧芸不耐的説,柳寒还没开口,她的嘴角浮出几分讥讽:“你们刚才説的我都听见了,以我的修为,这diǎn距离不算什么,其实,你们也不在乎我是不是能听见,是这样吧,我没説错吧。”/ppcss="pdp"柳寒没有説话,方慧芸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后悔了?后悔没有将我交给内卫?你现在也可以,我不会怪你,也没有理由怪你。”/ppcss="pdp"柳寒叹口气,怜惜的看着她:“你这个状况更是我担心的,你知道吗?我们有相似之处,我们都有仇人,我们的仇人不同,你是朝廷,我不是,但有一diǎn相同,我们的仇人都很强大。”/ppcss="pdp"方慧芸露出惊讶之色,柳寒説:“想要报仇,首先一条便是得保证自己活着,我一直很xiǎo心的活着,费尽一切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因为我知道,只有活着才有报仇的希望,所以,我一直很xiǎo心很xiǎo心的活着,我不能犯一diǎn错,哪怕是xiǎo错,我宁肯慢一diǎn,因为快了,就容易犯错。”/ppcss="pdp"方慧芸xiǎo嘴微张,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良久才讷讷的问:“你也有仇人?”/ppcss="pdp"柳寒diǎndiǎn头。

/ppcss="pdp"

“你的仇人是谁?”/ppcss="pdp"柳寒摇摇头,方慧芸以为他不肯讲,于是又不甘心的问:“以你的修为。,他的修为很高?”/ppcss="pdp"

“他的修为不但很高,而且势力极大,手下能人众多,就以修为而言,我知道他的下属中,至少有个人比我高。”柳寒説。

/ppcss="pdp"方慧芸倒吸口凉气,柳寒的修为已经踏入宗师境界,那他那仇人的修为有多高!

难道是大宗师?/ppcss="pdp"大宗师,大晋想象中的存在。

/ppcss="pdp"

“我的意思是,报仇,本身就是冒险,可我们可以避免不合理的冒险,躲在暗处,积蓄力量,找准时机,发出致命一击,这才是报仇的方式。”/ppcss="pdp"方慧芸若有所思的diǎndiǎn头。

/ppcss="pdp"作通了方慧芸的思想工作,柳寒便离开了竹石园,回到后院,告诉天娜他要进静室,没有特殊的事不要打扰他。

/ppcss="pdp"天色渐渐黑下来,柳铁从外面回来,依旧象往常一样,守在静室外面。

/ppcss="pdp"柳铁象根木头一样坐在门外,看着越来越漆黑的夜空,风从黑暗深处吹来,带着刺骨的冷意,半夜十分,天空沸沸扬扬的飘下白色的雪花,雪花是从黑暗的苍穹中落下,就像星空深处飘落的花瓣。

/ppcss="pdp"雪花落在地上,很快便融化了,这个园子很暖和,柳铁穿着皮袍,怀里抱着长刀,却感到有些热,他知道这是静室内的火云石散发的热量,这股热量驱散了寒冷。

/ppcss="pdp"没有月,也没有星星,天幕一遍黑暗,四周静悄悄的,偶尔从府外传来敲更的声音,这声音在安静的夜传得很远。

/ppcss="pdp"忽然四周的空气有一丝异样,柳铁猛然睁开眼睛,怀中的长刀无声的弹出刀鞘两寸,鞘口处发出丝丝寒光。

/ppcss="pdp"xiǎo院的空气忽然变得激烈,无数天地元气猛烈的向静室涌去,雪花在空中狂舞,就像受惊的蝴蝶,慌乱的四下翻飞,象要脱离那股吸力!

/ppcss="pdp"柳铁先呆呆的看着静室,随后惊喜不已,这种情况曾经见过,那是柳寒境界突破,这説明,柳寒境界再度突破,可这次突破的动静比上次大了些。

/ppcss="pdp"柳府外,街角处,两条人影躲开巡街的城防军,从阴影中出来,站在角落正犹豫着向何处去,忽然前面那条人影停下来,脸色大变。

/ppcss="pdp"

“破镜!”/ppcss="pdp"后面那条人影不解的问:“什么?”/ppcss="pdp"前面那人没有回答,看着那座黑黝黝的府邸,眼中露出羡慕,嫉妒,佩服,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ppcss="pdp"

“瞧这动静,应该是宗师破镜!”/ppcss="pdp"

“宗师破镜?!”/ppcss="pdp"前面的黑影声音略微有些苍老,后面的声音清脆,同样大为震惊。

/ppcss="pdp"前面的黑影diǎndiǎn头,后面的黑影看着那处宅院,这时她也感觉到天地元气的波动,她的境界还是低了些,若非前面黑影的提醒,她恐怕就忽略了。

/ppcss="pdp"良久,后面的黑影低声问道:“要不要去看看?这是谁的府邸?”/ppcss="pdp"

“一般这种破镜最忌有人打扰,都有高手护卫。,这是谁呢?姓柳的?还是”前面黑影喃喃自语,这段区域的所有府邸的主人都被查得清清楚楚,天地元气涌动的方向正是柳府,良久,前面黑影才下决心:“先去这边看看。”/ppcss="pdp"正説着,忽然他的神情一变,一把抓住后面的黑影悄无声的闪进边上的暗处。

/ppcss="pdp"一个道人从空中落下,就站在他们正想进去的宅院的屋dǐng上,大袖飘飘,恍然若仙。

/ppcss="pdp"

“想不到居然有人在这里破镜!”/ppcss="pdp"道人望着柳府方向喃喃自语,他也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黑黑的夜空中静静的看着。

/ppcss="pdp"皇宫中的一处偏院,这院子很安静,平时少有人来,宫里少有人注意到这个偏院,在宫里老人的记忆中,这个偏院是太监的活人墓,没有太监愿意在这里干活,因为这里伺候的太监没有前途。

/ppcss="pdp"xiǎo院的静室内,一个白须老者缓缓睁开眼睛,眉头微皱,他的目光似乎要穿过静室的墙壁,穿过高大的宫墙,看清帝都城内正在发生什么。

/ppcss="pdp"过了会,老者又缓缓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ppcss="pdp"他看的方向正是柳府方向。/ppcss="pdp"在院子的厢房里,一个xiǎo太监正呆呆的看着窗外,纷纷飘落的雪花,灯光照在他清秀的脸上。

/ppcss="pdp"这张脸上满是愁绪。/ppcss="pdp"〓/◆书纵◆更新最快的◆/p

昆明市五华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天河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安徽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宝鸡治疗卵巢炎方法
邢台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